当前位置:长兴湖村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安排宝玉睡卧房,秦可卿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?
红楼梦中安排宝玉睡卧房,秦可卿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?
2022-12-24

秦可卿,乳名可卿,是中国古典小说《红楼梦》中的艺术形象。这是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准备了文章,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!

秦可卿死后,贾珍哭的泪人一样,脂砚斋侧批:“可笑,如丧考妣!”公公贾珍的可笑悲痛,加上秦可卿的判词:“情天情海幻情身,情既相逢必主淫”,将儿媳秦可卿定在坏女人的耻辱柱上。

照着秦可卿妇德有亏的思路,她之前让宝玉在自己卧房里睡午觉,也被读者解读为放荡不羁。

秦可卿是否清白,历来红学界有诸多说法,笔者认为,既然红楼梦是世情小说,就应该从家长里短的微妙变化中,去探寻作者的真意。秦可卿是否清白,我们看她死前,让她痛彻心扉的事是什么?

在第10回中,章回题目是:《金寡妇贪利权受辱,张太医论病细穷源》,秦可卿一病不起,原因就是她兄弟秦钟,在学堂里和金荣等吵闹打架。

面对找秦可卿兴师问罪的金寡妇,尤氏说道:“谁知他们(秦钟)昨儿学房里打架……里头还有些不干不净的话,都告诉了他姐姐(秦可卿)……你是知道那媳妇的……她可心细,心又重,不拘听见个什么话儿,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才罢。这病就是打这个秉性上头思虑出来的。”

秦钟毕竟是小孩子,在学堂里与人打架,也是男孩间的常情,为何秦可卿就焦虑到一病不起,茶饭不思了呢?

我们注意尤氏这段话里的几个字——“里头还有些不干不净的话”,可见,秦可卿不是为秦钟淘气打架生气,而是听到了什么不干不净的话,而伤心欲绝。

秦可卿听到的不干不净的话是什么?回顾金荣和秦钟打架的起因,是秦钟和玉爱、香怜交好,被金荣发现,说秦钟、香怜:“贴的好烧饼!你们都不买一个吃去!”

金荣此话,等于说秦钟和香怜有龙阳之好,这虽然是让人蒙羞的事,但在《红楼》背景下,龙阳之好属于纨绔子弟间一种附庸风雅的行为,实在不必让秦可卿伤心到一病不起,最后几乎病入膏肓。

秦可卿听到的不干不净的话不是指秦钟,是什么呢?再看闹学堂时一个细节,宝玉的小厮茗烟为宝玉和秦钟打抱不平,首先动了粗,他说的一番话,耐人寻味:

“他(金荣)是东胡同里璜大奶奶的侄儿。那是什么硬正仗腰子的,也来唬我们……你那姑妈只会打旋磨子,给我们琏二奶奶跪着借当头……”

这段话说明,茗烟敢动手打金荣,是因为他知道金荣的后台不硬,也侧面说明,在贾家私塾,学生论资排辈靠的是自己的靠山。

金荣在宝玉的威势下,给秦钟磕头认错,这是奇耻大辱,心有不甘很正常。但因为金荣的靠山璜大奶奶比不过宝玉的靠山贾母,他也无话可说。

不过金荣PK不过宝玉,但和秦钟是能够一较高下的,在金荣心目中,秦钟“不过是贾蓉的小舅子,又不是贾家子弟,附学读书,也不过和我一样……”

秦钟的靠山是谁?是姐姐秦可卿。秦可卿的娘家出身并不高,茗烟既然说金荣的姑姑璜大奶奶不是硬正仗腰子的,受了委屈的金荣及璜大奶奶顺理成章会攻击秦钟的靠山秦可卿,攻击她什么呢——生在宁国府这个只有门前的石狮子是干净的,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,她会有什么好名声?

秦可卿如果真是不知廉耻的放荡人,落个臭名不会气到一病不起,甚至寻死的地步,恰恰是她听不得不干不净的话,才证明她是清清白白的一个女子。

很多读者提问说,如果秦可卿冰清玉洁,为何会安排宝玉在自己卧房睡午觉?其实这正是秦可卿清白的证明。

一、舍近求远:走宝玉路线,为避开贾珍的威势。

秦可卿照顾宝玉睡午觉,很周到妥帖,才让宝玉记忆深刻。那秦可卿为什么对宝玉这么周到?笔者认为她有所图。图什么呢?让自己的弟弟秦钟到贾家私塾去附学读书。

第8回介绍秦钟的学业:“因去岁业师亡故,未暇延请高明之士,只暂在家温习旧课。正思要和亲家(贾珍)去商议,送往他家塾中去……可巧遇见宝玉这个机会……秦钟此去,学业料必进益,成名可望。”

值得注意的是,这段话是秦可卿的父亲秦业的想法,他本意是想同贾珍求情,但秦可卿没有这样做,而是舍近求远,避开贾珍,非要走宝玉这层关系,为什么?

因为贾珍是不堪之徒,秦可卿不愿接近他,怕狼入虎口。

宝玉去秦可卿卧房歇午觉时,还是情窦未开的小男孩。因此当宝玉的奶娘李嬷嬷说:“哪有个叔叔往侄儿房里睡觉的理?”

秦可卿直言:“哎呦呦,不怕他恼,他能多大了,就忌讳这些个?”

秦可卿把宝玉当成小男孩,因此从秦可卿这方面说,不存在靠美色笼络宝玉。她是深知宝玉秉性,深知弟弟秦钟是宝玉喜欢结交的人。靠着宝玉引荐给贾母,让秦钟进私塾,秦可卿搭的是人情,让贾珍引荐,搭的就是自身了。

因此在王熙凤带着宝玉来到荣国府后,秦可卿特意推荐:“今日巧,上回宝叔立刻要见见我兄弟,他今儿也在这里……宝叔何不去瞧一瞧。”

二、王熙凤要见小后生秦钟:攀上贾母。

秦钟第一次露面,是王熙凤非要见一见他。

王熙凤因为丈夫贾琏一句话:“她不论小叔子侄儿,大的小的,说说笑笑,就不怕我吃醋了?”被读者解读为她很风流,因此她执意要见秦钟,被很多读者诟病。

笔者认为,单就这次见秦钟,王熙凤并无私信,只是为了帮她的闺蜜秦可卿一个忙。

王熙凤要见秦钟,尤氏和贾蓉都极力阻拦,但王熙凤执意要见,最后骂了贾蓉一句:“别放你娘的屁了,再不带去,看给你一顿好嘴巴子!”

秦可卿想通过宝玉让秦钟到家塾附学,宝玉是没有实权的,他需要求贾母才行。

仅靠宝玉求贾母,力量毕竟太弱,这就需要贾母的红人王熙凤美言,但如果王熙凤根本没见过秦钟,怎么开口跟贾母说呢,须是见过秦钟的人品,才好跟贾母形容他的形容举止和品性。

后来宝玉在贾母禀告要去上私塾,又“着实地称赞秦钟的人品,行事又使人怜爱。凤姐又在一旁帮着说……”

最终,秦钟顺利到贾家私塾上学,秦可卿和王熙凤费尽了心思。她们这对闺蜜之所以舍近求远,就是为了避开公公贾珍,这个原因只可意会,无法启齿,秦可卿在宁国府看似风光,但内里经受了多少无奈,外人很难了解。

不过,即便秦可卿聪慧低调到如此,最终也难逃贾珍的魔爪。秦钟在学堂里胡闹,为了平息金荣姑姑璜大奶奶的怒气,贾珍主动请缨亲自出面摆平,璜大奶奶盛怒而来,到宁国府后尤氏和贾珍的一番表演,让“金氏听了这半日话,把方才……那一团要向秦氏理论的盛气,早吓的都丢在爪哇国去了。”

对于秦可卿来说,贾珍抬抬手,秦钟的问题很好解决,但自此之后,秦可卿再也逃不开贾珍的魔爪。

从这个细节中可以看出,秦可卿和贾珍绝不可能是什么两情相悦,只可能是贾珍借机强迫,把秦可卿逼上了淫丧天香楼的绝路。这才符合秦可卿入薄命司的人设。